外语界知名专家梅德明教授谈“取消英语在中小学主课地位”


  转载自英语教学研究基地

  “不应以任何方式削弱英语教育的地位和价值”

  ——外语界知名专家谈“取消英语在中小学主课地位”

  日前,中青报一则全国政协委员许进建议“取消英语在中小学的主课地位”的报道引爆了舆论。许进委员建议“在义务教育阶段,英语等外语课程不再设为与语文和数学同等的主课,增加素质教育课程占比;不再将英语(或外语)设为高考必考的科目;禁止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参加非官方的各种外语考试。”

  这条建议经多家媒体报道,引发了社会广泛议论。大部分人认为随着中国进一步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小学外语教育的地位不但不应该削弱,相反应该加强。

  为了使社会各界对中国目前的外语教育的现状、地位和作用形成更为清晰的认识,特别是对于英语教育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公民素养培育中不可或缺的作用有更清晰的认识,消除部分社会人士对外语教育的疑虑或偏见,上海外国语大学《外国语》编辑部、上海市英语教育教学研究基地约请了我国外语界知名专家梅德明教授从外语教育专业角度发表了看法。

  教育部《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和《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修订组组长、上海外国语大学梅德明教授认为,许进代表的提案将我国基础教育阶段设置的外语科目定性为功用性工具类课程不符合英语课程标准提出的“育人目标”。《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2017年版)》将课程总目标设定为“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在义务教育的基础上,进一步促进学生英语学科核心素养的发展,培养具有中国情怀、国际视野和跨文化沟通能力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正在修订过程中的《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明确提出:“英语课程旨在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帮助学生在感知、体验、学习和运用英语的过程中,发展语言能力,了解不同文化的差异性,汲取文化精华,客观理性看待世界,学会学习;通过英语课程的学习,学生逐步形成跨文化沟通交流的意识与能力,树立国际视野,增强家国情怀,养成良好品格,形成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为高中阶段英语学习和终身发展奠定基础。” 中小学英语课标修订版都把英语课程的具体目标设定为培养和发展学生在接受相应学段英语教育后应具备的语言能力、文化意识、思维品质、学习能力等学科核心素养,最终目标是培养“有情怀、有本领、有担当的”的时代新人,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梅教授指出在义务教育阶段将英语由必修科目降为选修科目,意味着国家降低对英语教学的投入,意味着一部分孩子被边缘化,英语成为社会分层提前开启的一把刀。把英语为副科甚至驱逐出公共教育范畴将直接并加快促成阶层固化,封闭了中下层可以逆袭的另一条重要通道,在小城市和乡村的孩子向上奋斗的道路上增加了一道屏障。国家在义务教育阶段将英语设置为学生必修的一门课程,所体现的恰恰是普惠,为学生全面发展、走向世界创造条件,为学生未来融入并参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奠定基础。

  针对许进委员提出的智慧手机为大家提供的翻译软件,其解决问题的能力高于英语教学目标的说法,梅德明教授指出,这不符合事实,而且按照这一逻辑,数学的主科地位可以降格,因为我们有计算机。语文的主科地位也可以降格,因为我们有写作机器人。音乐美术科目不必增加课时,因为不断开发出的声乐软件和绘画软件具备了“强大的”工具性功能。事实上,人类不会因为自己创造了机器人而降格,因为人类有着丰富的情感态度和鲜明的价值观念,这是任何智慧工具无法替代的,也是基础教育所追求的。

  梅教授告诫:“在一个机器试图变成人类的时代,我们的教育不可将学生培养成机器。在一个机器试图将算法变成想法的时代,我们的教育不可将学生培养成只有算法没有想法的机器。”

  梅教授还指出,我们每掌握一种新的语言,就能多理解一种描述世界的方式,可以与其他文化世界中的人们实现精神的共振。“师夷长技以制夷”,学好英语不仅仅是为了了解世界,而且还可以对外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文化。“取消英语在中小学的主科地位、不再将英语设为高考必考的科目”,不是自信,而是自闭,不是示强,而是示弱。

  梅德明教授强调,基础教育关乎个人、民族、国家的未来。如果我们不在儿童语言习得的关键期为适龄儿童提供外语科目学习和必要的课时,我们将贻害整整一代人!因此,梅教授认为,与其讨论英语是否应该设定为必修课这样的话题,还不如将我们的精力更多地集中于研究如何更为科学、更有效率地帮助老师教好英语、帮助学生学好英语,办好人民满意的英语教育。